尚斯国際出版社へようこそ! お気に入り | サイトマップ
俄罗斯中国主题书店一周年 这是中国文化中心媒体关注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发布时间:2018-04-17

2017年08月07日 09:52    来源: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刘蓓蓓



读者在尚斯博库书店内阅读中国主题图书。尚斯博库书店 供图

俄罗斯唯一一个中国主题书店——尚斯博库书店,前不久迎来了一岁的生日。

从开业3个月面临关门窘境,到如今经济效益基本持平;从一个图书卖场,到成为中国文化对俄传播的窗口。“这一年,尚斯博库书店走得太不容易了。”尚斯国际出版集团行政总裁穆平向《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如此感叹。

在书店一周年庆典上,俄罗斯高等经济大学教授、上合组织原副秘书长扎哈罗夫动情地说:“我认为这不是一个书店,我更愿意把它称为‘中国文化中心’。一年来,我们所有人都看到了,在这个书店进行有关中国文化介绍的影响,影响到的人更多更广。”

从卖场到文化传播桥头堡

2016年7月5日,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进口管理司的支持下,俄罗斯尚斯国际出版集团和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有限公司合作,尚斯博库书店在莫斯科市中心阿勒巴特大街开业了。俄罗斯主流媒体以及各个行业新闻媒体对于尚斯博库书店的开业报道,几乎是铺天盖地。

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汉语系主任乌里扬诺夫·马利克·尤里叶维奇(音译)的一番话就像警钟一样时刻响在书店经营者的耳边。他说:“上个世纪50年代,莫斯科友谊商城开了一家中文书店,那时候我还小,我父亲就经常带我去那个书店,后来,那个书店关了。现在,那个书店的位置是国家银行;70年代,东方书店又开了一个中国书架,书架上只有十几本中文书,当时,我已经是中文系的大学生,我说,哪怕只有一本中文书,我也要经常来看这一本书,没多长时间,这个书架又关了。现在,那个位置,也是一家银行。尚斯博库书店开业,作为中文专业的老师,我非常高兴,我不仅仅自己经常来这个书店,也让我的学生们经常来这个书店。但是,我非常担心,这个书店也会变成银行。我希望我的担心不要成为现实,因为在莫斯科有一家中文书店,不仅仅是你们的梦想,也是很多俄罗斯汉学家和学汉语人的梦想。”

他的担心不无道理。连续3个多月,尴尬的销售报表不断重复摆在穆平的面前——当日销售额:零;当日客流人数:零;本周销售额:零;本月销售额:不足一万卢布;而书店每月的固定开支即达160万卢布!尽管书店租金由合作方支付,但租金之外的经营亏损依然严重。

书店的员工、总经理甚至尚斯国际出版集团管理层都不干了:“为什么要做亏本买卖?”

与此同时,书店的经营者也看到,大量既不懂中文也没有去过中国的俄罗斯读者,在书店驻足和想通过某种渠道了解中国的渴求。

不能让刚刚开张的书店就此关门大吉,毕竟这个书店是出版社所有同事的梦想!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迁出阿勒巴特大街,因为阿勒巴特大街本身就是一张非常亮丽的名片,这个书店的开业又承载了书店经营者太多的付出和期盼!

继续注资,聘请俄罗斯汉学家来书店免费办讲座;继续出资,让读者免费品尝中国功夫茶,免费举办汉语、太极、中国书法、围棋培训班,吸引当地读者;继续加大网络搜索平台的广告投入,加大社交媒体的广告投入,加大和各媒体的广告合作;加大中国风文具和文化用品占比……

一项项挽救书店濒临倒闭的措施得以制定和实施。

“对于一个年销售收入不足2亿卢布的民营企业来说,每一分钱投入的决策都颇为艰难。”穆平再三思忖,还是决定开发这些看似无利可图的公益项目。

经过一段时间努力,书店举办的各类活动受读者热捧的捷报频传:有的活动希望定期举行,比如学汉语项目、围棋讲座、书法班、中国主题沙龙、中俄大学生交流沙龙、趣谈中国文化项目;有的提出租用书店场地办活动,比如有多家出版社举办新书发布会、中国顾客举办书画展、中国顾客举办音译沙龙、俄罗斯作家协会给诗人颁奖……

穆平说,一天内不同时间段举办多场活动已经是常态。截至2017年5月,书店举办中国主题活动200余场次,参加受众达7000多人次;书店会展服务、场地出租收入达370万卢布。

文化活动的密集举办,也给尚斯博库书店带来了良好的经济效益。穆平告诉记者,截至2017年5月末,书店上架销售中文图书5000余种,中国主题俄文图书492种;销售中文图书3591册,销售码洋160余万卢布;销售俄文版中国主题图书17309册,销售码洋752万余卢布。

现在,很多当地人都知道,阿勒巴特大街有一家中国书店。至此,尚斯博库书店完成了从中国主题图书卖场,蜕变为中国文化对俄传播的桥头堡和窗口。

从桥头堡到跨国连锁书店

一年下来,穆平认为,经营这个书店最大的收获,不是经济效益上的基本持平,而是通过书店讲述中国故事带给当地读者的欣喜,和中国文化在异域传播需求带给管理者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下一步,书店该如何发展,是继续把莫斯科书店巩固成桥头堡,还是以尚斯博库书店为旗舰店,打造更多经得起市场风浪的中国文化传播“远洋舰队”?这成为摆在尚斯国际管理团队面前的问题。

在集团一次内部会议上,作为创始人,穆平明确提出了他的想法:“我们的管理团队在东欧和中亚国家占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我们在经营中国主题图书书店方面也积累了较为成熟的经验。应趁热打铁,将莫斯科尚斯博库书店作为旗舰店,迅速在圣彼得堡、喀山、明斯克、阿拉木图、比什凯克、塔什干选址开店,形成中国主题图书连锁书店,以图书和中国风文化用品、文具快速切入当地文化市场,形成中国主题图书和中国风文化用品‘联合远洋舰队’。”

这个想法遭到了团队人员的连番质疑:“为什么要开这么多连锁书店,是为了传播中国文化,还是为了企业效益?如果继续从出版社抽出大量资金去开书店,会不会把出版社拖垮?”

“在传播中国文化的同时创造效益,不会有矛盾。连锁书店一旦运行良好,将是集团所有出版社图书发行、文具销售稳定而可靠的销售渠道。中国有句话,渠道为王。”穆平如此回应。

事实上,尚斯国际成立7年仍旧面临底子薄、利润低、成本高的问题。好在从2016年开始,尚斯国际出版集团相继获得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领导小组”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进口管理司的大力支持,使得企业有了加快发展的底气和动力。

采访最后,穆平透露了一个好消息,首个连锁书店即将落子中亚。目前,位于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的书店选址、注册已经完成,预计比什凯克“尚斯东方”书店将于年底开业;而哈萨克斯坦最大的城市阿拉木图和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的书店,也已万事俱备。

这都得益于前期的充分准备。早在2016年,尚斯国际已经在阿拉木图和比什凯克成立出版机构,且发展极为迅速。目前,尚斯国际控股的吉尔吉斯斯坦出版社已经跻身吉尔吉斯斯坦出版界第一梯队,尚斯国际在吉尔吉斯斯坦的销售渠道也覆盖该国全境。而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的出版发行团队也早已着手进行前期工作。

穆平告诉记者,这些国家和地区的读者对中国图书和中国文化都有着如饥似渴的需求,而以这些国家本民族文字翻译出版的中国主题图书则几乎空白。因此,对于书店发展前景,穆平充满信心。